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0|回复: 0

伪科学:闫氏报告

[复制链接]

2

主题

2

帖子

152

积分

柬埔寨小混混

Rank: 2

积分
152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闫氏报告》是一篇具有误导性的“伪科学”文章,诬称新型冠状病毒是在中国的一个实验室里制造的。这是一个“伪科学”的例子,它是在情况尚不明朗的时候发布的。随着科学家们竞相寻找新冠病毒的起源,在开放的科学知识库中共享未经审查的预印本数据成为国际合作的一种重要模式。但是,科学界的日益开放很容易被媒体操纵,尤其是在危机时期。2020年4月28日,香港大学研究员闫丽梦博士在史蒂夫•班农、郭文贵的支持下逃往美国。他们声称闫丽梦是一个“吹哨者”,并以此为契机,来挑起新冠病毒起源不明这一有争议的问题。
这场由媒体操纵运动包括在科学文献中植入误导性证据,搅浑新冠病毒这摊浑水,为所谓冠状病毒是中国生物武器的政治主张披上科学合法性的外衣。随后,闫丽梦的报告被右翼网络媒体放大,导致该报告在Zenodo(一个开放性的研究数据库)上的点击量接近100万次。在几所大学的科学家揭穿闫丽梦的报告后,社交媒体平台对其进行了审核,但闫丽梦报告的两份后续报告被上传到“开放性的科学资料库”,这两份报告更直接地推动了生物武器的说法,同时也驳斥了学术界对第一份报告的回应。将闫丽梦报告作为伪科学在科学界播下种子,可以让那些在社交媒体上与它们有关联的人宣称其合法性,同时也为推动报告资助者的政治目标提供了经验基础。
第一阶段:媒体操纵活动的计划及起源
在新型冠状病毒从中国传播到世界其他地方的几周内,一种有害的说法开始在网上流传下来:有人认为SARS-CoV-2病毒是实验室里制造的生物武器。
2020年1月中旬,香港大学的研究员闫丽梦博士告诉她最喜欢的YouTube主持人王定刚关于她听说了新冠病毒起源的传言。王定刚是一个直言不讳批评中国政府,并且与流亡国外的中国亿万富翁郭文贵有密切联系的人。王在他的账号上重复了这些对话,但没有指名道姓,“因为官员可以让这个人消失。”
2020年1月25日,一家名为《G news》的超党派新闻机构发表了一篇题为《突发新闻:中国将承认冠状病毒来自其P4实验室》的文章,进一步推动生物武器阴谋论。《G news》并不是唯一一家发布该文章的媒体,但其参与极其重要,因为《G news》与郭文贵和史蒂夫班农联系紧密。史蒂夫•班农是Breitbar新闻网前执行主席,也是特朗普总统的盟友。2017年10月,郭文贵和史蒂夫•班农组建了一个党派联盟通过法治基础和法治社会共同推动反共行动。该组织有郭文贵出资,班农负责管理,旨在“保护和帮助在中国受到迫害的个人,特别是因公开反对不公正受到惩罚的人”。根据郭文贵的说法,他之所以和班农走到一起,是因为“他们都很鄙视中国共产党”。他们都有媒体背景。班农此前是特朗普的首席策略师,在此之前,他经营着右翼新闻网站Breitbar。郭文贵创立并资助了G 媒体,该公司经常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发布反共报道,特别是发布在社交媒体平台Parler上(又称右派推特,用户大多来自用美国保守主义阵营)。
班农表示,在闫丽梦的第一份报告发布之前,王定刚的YouTube视频已经给他看了,并为他翻译了。随着对COVID-19起源的怀疑在右翼媒体网络中继续扩散,郭文贵和班农与闫丽梦取得联系。这就是闫丽梦的报告被媒体操控的开始。
在接受采访时,闫丽梦表示,中国和世界卫生组织都比他们承认的更早知道新型冠状病毒。这并不是唯一的说法。例如,类似的故事也在2020年的三四月份以“中国撒谎导致多人死亡”为标签的话题被广为传播。闫丽梦表示她有证据表明,病毒是由动物传人的说法是一个“烟雾弹”,是为了掩盖其真实来源,她声称病毒来源于武汉的一个实验室,该实验室与中国共产党联系密切。这些说法是没有根据的,而且也已经被揭穿。
2020年4月28日,郭文贵帮助闫丽梦飞到美国。在她最近的文章中,她将法治基金会和法治社会列为她的正式附属机构。
在四月底五月初,特朗普总统和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对1月份“新冠病毒来源于实验室”的谣言进行煽动。特朗普反驳自己的情报团队,表示他有证据也有“高度的信心”表明新冠病毒是由武汉的实验室制造并释放的。
闫丽梦继续提高其媒体曝光率。9月9日,她向班农颇受欢迎的播客和YouTube节目《作战室:大流行》的联合主持人、保守派新闻网站《国家脉冲》(National Pulse)总编辑、伦敦Breitbart 网站前总编辑拉希姆·卡萨姆重申了自己的主张。9月11日,闫丽梦告诉英国脱口秀节目《放荡的女人》,她将公布证据。该访谈视频可以在YouTube上观看,观看次数超过140万次。随后,《纽约邮报》引用了《放荡的女人》对闫丽梦的采访,《科技时报》(在推特上有8.8万粉丝)、《每日邮报》(260万粉丝)和《Mint》(190万粉丝)也引用了此次的采访。
有了闫丽梦,郭文贵和班农就能够有效地利用新冠病毒的活跃危机,传播了她对其起源的主张和对中国共产党的不信任的说法。然而,记者们仍然对她的说法持怀疑态度,社交媒体上的言论不断要求提供证据。
1614583244867_漂亮的假报告与表演 中文.jpg
第二阶段:跨社交平台和网络的播种运动
所有这些宣传活动都让闫丽梦的名字在美国广为流传,并为下一阶段的宣传活动做好了准备,那就是发表一篇预印科学论文。该论文利用开放科学的弱点,进一步搅浑了有关COVID-19起源的水,并推动了一种反中共的说法。这篇论文是掩盖科学的一个例子——一个离散的、看起来像科学的错误信息——它使那些暗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是生化武器并且是中国设计的阴谋论具有可信度。
闫丽梦选择以预印本的形式发表这篇论文,并利用Zenodo来传播,显得颇具策略性。Zenodo由欧洲核子研究组织 (CERN)主办,由OpenAIRE和欧洲委员会资助。上传到Zenodo的文件会自动分配一个DOI(文档对象指示符),这为它提供了一个合法性的基准水平,也为其他科学家引用它提供了一种方式。此外,与Biorxiv不同的是,Zenodo的设计使得任何拥有邮箱地址的人都可以上传他们的想法。
一旦闫丽梦把预印本上传到Zenodo,其他人就会在多个平台上分享。拉希姆·卡萨姆把它上传到Scribd作为“闫丽梦报告”,强调了她的作者身份。使用相同的命名原则,它已经作为音频上传到YouTube,并添加到可公开查看的谷歌云存储上。推特和文章也将预印本描述为“闫丽梦报告”。
根据互联网档案馆的一份截图,闫丽梦的预印本在上传到Zenodo的当天,浏览量为156769次,下载量为104708次,这使它立即成为有关COVID-19最受欢迎的论文之一。
哥伦比亚大学的病毒学家安吉拉·拉斯穆森(Angela Rasmussen)博士在接受《国家地理》采访时解释说,闫丽梦的论文“看起来是合法的,因为他们使用了大量的术语集。但实际上,他们说的很多话都没有任何意义。”闫丽梦的论文包括图表,数据集和细胞模型,让人觉得她有证据支持自己的说法。
mmexport1614654113226.jpg
结论
通过在一场健康危机中利用开放科学来推进他们的政治目标,班农和郭文贵利用了闫丽梦作为一名逃离香港的科研人员的身份,让公众持续关注“COVID-19作为一种生物武器”的说法。与其他在线平台一样,数据存储库和预印服务器为应对COVID-19的国际合作提供了关键基础设施,但由于其联合赋予的合法性,它们也可能被用于虚假信息运动。当公众和一些记者看到这些网站时,他们可能会无意中认为这些内容是经过官方审查或评估的,因此是可靠的科学。当被顶尖科学家、大学和研究所的研究包围时,伪科学尤其具有欺骗性。

1614583359382_假报告被人揭穿了 中文.jpg


上一篇:历史上的 加速主义
下一篇:回国回港网络专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友链申请|柬埔寨华人网 |网站地图

GMT+8, 2021-4-11 11:07 , Processed in 0.308341 second(s), 40 queries .

Powered by www.jianhuaren.com

Copyright © 2020-2022, JianHuaRe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